原標題:《女兒患重病,80後母親足療店洗腳賺錢為女保命》

  猛獁新聞·東方今報記者 朱久陽 萌友 孫朋輝/文圖視頻 見習編輯 陳姝/剪輯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傍晚7時許,在鄭州市南郊某足療按摩店,於紅豔還像往常一樣熟練地換上工作服,帶好一次性手套,隨着店裏陸陸續續來的顧客,她便開始忙着為顧客洗腳、修腳、按摩、拔罐……洗腳盆的熱氣加上勞累使得於紅豔的額頭上佈滿了汗珠,平時於紅豔每天基本上都會忙碌到凌晨,對於每日的辛苦於紅豔不形於色,始終微笑着為客人們服務,可沒人知道,她的心裏卻有千般萬般苦,而這一切還要從她大女兒劉萌萌説起……

  (工作中的於紅豔始終以微笑示人)

  今年34歲的於紅豔來自河南省杞縣付集鎮農村,由於從小家裏窮姊妹較多,讀完初中的於紅豔就沒再繼續上學,而這選擇外出打工補貼父母。2008年10月份,於紅豔嫁給了同鄉鎮的劉先峯,婚後先後生了大女兒劉萌萌,小女兒劉露露。於紅豔夫妻倆為了一家人過上理想的生活而外出打拼,日子過的雖苦卻很滿足。然而,幸福美滿地生活因為女兒的一場大病成了泡影。

  (患病期間的劉萌萌)

  2019年12月9日,身在江蘇省打工的於紅豔夫婦接到女兒老師電話,説孩子上課外活動時渾身發抖,臉色不好,已經被爺爺奶奶送到醫院,於紅豔夫婦立刻收拾東西連夜趕了回來。由於孩子病情複雜,縣人民醫院一直無法確診病因,12月10日,於紅豔夫妻帶女兒來到鄭州市兒童醫院,醫生安排做了骨穿、活檢等一系列檢查,女兒很快被確診為極重型再生障礙性貧血。

  (劉萌萌近期的診斷證明書)

  “孩子的三系血項低得驚人,先安排住進重症監護室輸血小板維持生命,儘快安排家人給孩子配型做移植手術。”聽了醫生的話,於紅豔夫妻雙雙癱坐在了地上……“萌萌怎麼會得這病?長這麼大從沒聽説過!”於紅豔趴在丈夫得懷裏泣不成聲。而丈夫劉先峯則握着診斷單子説不出一句話來……

  (住院期間的劉萌萌)

  病情不等人,於紅豔夫妻倆只能面對殘酷的現實,陪起女兒共度漫長治療路。彼時,由於正值新冠疫情爆發,原定的骨髓配型方案也因此被擱置,無奈孩子只能靠藥物和輸血維持治療。期間,劉先峯夫妻倆四處求醫問藥,光保守治療就花了七八萬元,但病情仍不見好轉。到了4月份,醫院通知劉先峯夫婦給女兒做了骨髓配型。

  (住院期間的劉萌萌)

  幸運的是6歲的妹妹和姐姐配型結果顯示8個點,代表着妹妹可以救姐姐的命,可以安排骨髓移植手術。本來是十分開心的事情,可30萬的進倉費用又讓於紅豔夫妻犯了難。這對“裸婚”的80後夫妻無奈之下,放下自尊開始向親戚朋友借錢,靠着借來的十幾萬元以及六旬爺爺奶奶的養老錢,這才終於湊夠了進倉費用。

  (父女倆在移植倉內)

  半年來,小萌萌離開了朝夕相處的同學們,沒有了從以前的活蹦亂跳性格,蜷縮在病牀上一天天苦熬。懂事的萌萌知道父母為了給自己治病花了很多錢,平常愛吃小零食的她再也沒開口向爸媽要過。小萌萌聽到進倉前要剃光所有的頭髮,愛美的她躲到一邊哭了大半天。看着懂事的女兒,於紅豔更心疼了,她很愧疚這些年來沒有好好照顧女兒,恨自己沒能給女兒一個好身體。

  (於紅豔在透過移植倉的玻璃看望女兒)

  6月23日,小萌萌進了移植倉。而夫妻倆也是明確分工:劉先峯進移植倉陪女兒,於紅豔則負責女兒日常三餐的營養供給,每天變着花樣做各種飯菜給女兒吃。考慮到眼前開銷巨大,於紅豔白天送飯、洗衣忙碌一天之後仍沒有歇息,而是憑藉自己先前有過的足療技能,晚上兼職在在一家足療店加班加點掙錢。“移植倉裏送飯時間為早上7點,中午11點和下午4點,過了這個點就過了食物消毒時間,所以時間很緊張的……”於紅豔介紹説。

  (於紅豔每天定時定點為移植倉內的父女倆準備餐食)

  正所謂“移植有價,排異無價。”醫生介紹説孩子後期兩年抗排異、抗感染治療和口服靶向藥費用還需30萬元左右,孩子確診後,當地政府介入核實其患病情況併為其辦理了低保。為了女兒的治療費。而從5月份就在該足療店兼職的於紅豔每天都在加班加點超負荷工作。平時愛打扮的她連一瓶化妝品都沒買過,對於他來説省下的就是女兒的救命錢。於紅豔雖然在足療店省吃簡用一晚上能掙200元左右,但女兒能等下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