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司法拍賣林地,小夥花7萬給法院結果“查無此地”》

  河南交通廣播記者  于海洋

  你買一樣東西,因售後問題和商家發生了糾紛,大不了你去告他。可如果你是從法院手裏買的東西,發生了糾紛,這上哪兒告去?

  近日,於先生給河南交通廣播《直通1041》節目打來投訴電話,他説,去年7月,自己通過內蒙古法院的司法拍賣程序,花6萬5千塊錢買了一塊20畝的林地,可讓他沒想到的是,當地自然(土地)資源局卻説找不到這塊地在哪兒!

  “今年3月我去了內蒙古克什克騰旗,找到當地法院執行局、土地資源局的工作人員,一起去了林地所在的村子,但是他們都説找不到具體位置。”於先生告訴河南交通廣播:“村主任説自己剛上任,也找不到。” 拍賣這塊林地的是內蒙古赤峯市克什克騰旗法院,既然連林地在哪兒都不知道,那麼當初這家法院是怎麼評估的拍賣價格呢?於先生説,法院只知道林地所在的村子以及大概位置,評估就是按照村子林地的整體情況,推算出了拍賣林地的大概價格。 

  法院的這個做法,給於先生造成了大麻煩。由於找不到林地具體位置,克什克騰旗土地資源局不給於先生辦理林地的過户手續。

  錢花了,地卻沒有,法院如何解釋呢?記者聯繫上了當地法院執行局負責此事的趙法官。

  趙法官表示,這事都怨土地資源局行政不作為。第一,過户這事兒本來就是土地局的工作,和法院沒有半點關係,第二,他們法院拍賣林地之前,從林業局調取的林權證。

  既然有林權證,土地局為什麼不給於先生辦理過户手續呢?趙法官對記者説:“我們也去問過,土地局説土地漂移了。到底怎麼個漂移法,這是專業知識,咱們也不懂啊。”

  “土地漂移”的説法讓人無語。“司法拍賣”是塊金字招牌,老百姓相信的是法院,可是現在克什克騰旗法院的態度似乎還沒有一般的商家靠譜。既然法院説他們有林業局的林權證,而林權證上也有林地的“四至”,所謂四至,簡單説就是林地東南西北幾個方向與其它地塊的界限,那根據林權證為什麼不能找到林地的具體位置?土地局為什麼説林權證不能過户?為了弄清楚這些問題,記者又聯繫了克什克騰旗土地資源局不動產登記科的工作人員姚先生。

  姚先生解釋説,以前沒有GPS定位,林業局發放的林權證定位使用的是80座標,加上測量儀器落後,無論是林業局還是土地資源局,憑這點信息根本找不到林地的具體位置。而林地以前的主人雖然門兒清,但一般這類人都是被法院強制執行,“拍地”還錢的老賴,所以心不甘情不願,也不配合,就造成了現在的尷尬局面。而所有這些問題,最終落在了參加司法拍賣競拍、不知情的無辜羣眾身上,比如説投訴人於先生。

  克什克騰旗土地資源局不動產登記科的姚先生告訴記者,入坑的,可不止於先生一個人:“這事在我們這兒不少,我們向法院反映過,他們也沒説具體咋辦。所以這事責任在法院,你拍賣林地前,起碼去實地查看一下具體位置吧!”

  於先生的事情到底該怎麼解決?記者撥打了內蒙古高級人民法院12368司法服務熱線,工作人員向記者瞭解情況後,卻表示不受理,讓記者向克什克騰旗法院的上級法院——赤峯市中級法院反映。但同時這位工作人員又表示:“他們中院12368沒人值班,我們高院正打算髮通告(批評他們)。” 

  就這樣,連續幾天,記者在內蒙古高院、克什克騰旗法院、赤峯市土地資源局、克什克騰旗土地資源局之間來回周折,相關部門也終於同意儘快為於先生解決問題。

  7月22日,克什克騰旗法院執行局趙法官致電記者,稱已經到林地現場做了詳細調查,確認了林地的“四至”。同時,趙法官還提供了當地土地資源局負責人的聯繫方式:“有了四至,現在土地局可以根據這個做GPS定位了,定過位就可以辦理過户手續。”

  等待了一年的於先生,在記者的多方協調下,事情終於有了進展。

  關於司法拍賣產生的糾紛,我們接到的投訴已經不是第一起。大家都以為法院拍賣的東西肯定貨真價實可以放心購買,實際上,司法拍賣比普通商業行為更需要競拍人具有專業知識,比如相關法律規定,法院可以不對拍賣物品的真偽負責;司法拍賣在競拍人拿到成交確認書後,法院仍然可以撤銷等等。諸如此類的規定,一方面説明了司法拍賣的複雜性,另一方面也説明了它還有很多亟待解決的問題。所以,司法拍賣沒有聞上去那麼香,參加競拍前一定要做好充分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