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法治現場HNTV

  原標題:《拔罐大面積燒傷 店家“打太極”?》

《法治現場》 ·  節目視頻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鄭州市民荊先生最近很苦惱,三個月前,一次普通的拔火罐經歷讓他後悔終生。

  荊先生回憶,自己去消費的足療店盛放酒精的容器是500毫升的塑料瓶,當大半瓶的酒精灑出遇上明火之後,火焰迅速蔓延了自己的整個後背。

  隨後,荊先生忍痛撥打了110和120報警電話。

  在輾轉了兩家醫院長達三個月的治療之後,荊先生出院了,可是這次拔罐對荊先生的傷害卻沒有結束。

  不但生活受到影響,婚紗照都拍不了,而且荊先生出示的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出院證上顯示,醫生建議,這些燒傷留下的疤痕,在出院之後需要繼續治療和用藥。

  可是,在結算了前期住院的醫藥費之後,足療店和荊先生在後續賠償問題上產生了爭議。

  為了瞭解情況。9月9日下午,記者跟隨荊先生來到了鄭州市國基路與豐慶路的這家權金池推拿修腳店。

  對於6月12日晚上荊先生在該店拔罐時被燒傷的事情,三名店內的工作人員均表示,他們當時並不在場,也不知情。但是,當記者問到事發當晚為荊先生拔罐的工作人員是否經過相關的專業培訓的時候,工作人員給出了這樣的説法。

  隨後,記者多次嘗試撥通權金池推拿修腳店楊經理的電話。可是對方電話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狀態。那麼對於荊先生的遭遇,該如何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呢?律師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拔罐或者進行足療,這個員工履行的是一個職務行為,所以侵權責任法也明確規定,在執行職務過程當中,引起對別人造成傷害,應當由用人單位,也就是本案當中的足療店承擔一個侵權的主體。本案當中足療店存在一個明顯的過錯,而這個過錯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荊先生提供他相應的醫療單據,包括病例,來提供他實際的損失,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而這個足療店相應的應當賠償荊先生的醫療費、護理費、誤工費以及住院期間的伙食和營養以及相應的交通費。如果荊先生的傷勢構成了一定的傷殘等級,建議他在訴訟的過程當中,申請法院進行傷殘鑑定,根據傷殘鑑定等級,要求足療店對他進行傷殘等級損失評定。

  隨着市民對養生的重視,市面上的中醫按摩、拔火罐、艾灸等營業場所也越來越多,白律師建議,市民在消費時應去更加專業的機構。對於市民的安全相對來説可以更有保障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