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映象網-東方今報

  原標題:《開封一民宅5年沒人住卻產生4775.5元水費 誰買單?》

  東方今報記者 陳豔輝 曹東方 見習記者 韓亞楠 /文 圖

  開封市一處一直無人居住的房屋,兩年前被納入鐵路“三供一業”之用水改造工程,這無疑是件民生好事。但兩年後的7月12日,一張用水量665噸、水費4775.5元的單子卻來了!房子無人居住,是誰用的水?水又去哪兒了?水費該誰繳?

  [房子空置多年,水誰用的?]

  近日,大象新聞 東方今報記者接到開封市民王先生投訴:他位於開封市鐵路南沿街214號的房屋,已經五年無人居住。7月中旬,他卻接到轄區抄表員催他速繳4775.5元水費的電話。自家房子已經空置多年,為何會產生水費?對此,王先生覺得十分蹊蹺。

  王先生這處房屋用水來自於鐵路系統的一個機井。自鐵路“三供一業”改造工程開展以後,此處居民用水併入開封市供水總公司的大管網。負責這個改造工程的是開封市供水總公司下屬的開封市清源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清源公司),在施工期間,清源公司曾租用王先生這處房屋幾個月的時間。

  為了幫王先生弄清事情的原因,7 月21號,記者與開封市清源工程有限公司施工七隊王師傅一起來到開封市鐵路南沿街214號這處房屋現場勘查,王師傅説:“這塊水錶是我安裝的,當時所有的碰接我都在現場。”

  在現場,大家發現:只要入户閥門打開,即使家裏水龍頭處於關閉狀態,王先生家的水錶也開始轉動;閥門一關掉,水錶就不再轉動。家裏管道也無任何漏水的地方,王先生疑惑:那麼水流到了哪裏?又是誰把這個入户閥門打開了?

  [誰接通的表後管道?誰開通的水錶?清源公司:不知道]

  7月29日上午,記者來到開封市供水總公司,其下屬的清源公司賀經理説,清源公司於2018年4 月19日租用鐵路南沿街214號井房院做為改造臨時材料倉庫, 2018年7月17日結清電費、房租,將鑰匙交還業主後搬離現場。

  據賀經理介紹,此處房屋東區平房自來水改造即將完工時,應鐵路“三供一業”改造甲方負責人要求,為214號院加裝DN20水錶1塊。因該用户以前沒有單獨水錶,所以沒有進行碰接,只在表後預留了一截管子。在2019年5月份的工程驗收時,逐一對錶前閥門進行了檢查,該户水錶前閥門處於關閉狀態,直至2020年6月,該户水錶表指數一直為0。

  賀經理説,經現場勘查,未發現清源公司所施工管道有跑水現象,表後預留管道與用户碰接管道外觀、品牌均不相同。至於用户提出的“誰開通的水錶”,賀經理認為這個問題不屬於安裝部門的工作範疇。

  [供水總供公司:用户的説法沒有依據]

  王先生説,接到清源公司歸還的房屋鑰匙後,自己就再也沒有去房屋裏看過。對於水錶後水管是否接通、什麼時候安裝的水錶,王先生沒接到任何單位、任何個人、任何形式的通知。王先生説:“沒有人住的房子是怎麼產生水費的,我明明沒有用水,卻要我繳恁多水費,這也太不合理了吧!”

  王先生認為,此處供水工程改造方是供水總公司下屬的清源公司,而這個清源公司又是除自己外,唯一擁有過該處房屋鑰匙的租户,這些無中生有的水費該供水總公司負責。

  然而,開封市供水總公司不同意王先生的説法。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開封市供水總公司營業客服中心韓主任説,用户家裏有表後閥門,到底是誰打開了用户表後的閥門,誰也不知道。供水總公司對此處房屋水錶前的自鎖閥門確實存在監管不力的情況,但用户説這些水費應該由自來水公司負責是沒有依據的。韓主任表示將向公司領導彙報這個情況,他説:“把這一塊理順清楚,至於最後用户的訴求是啥,咱回來再解決。”

  截至記者發稿,此問題依然沒有調查清楚原因和妥善解決。對此,記者將繼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