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映象網-東方今報

  原標題:《90後小夥漂流黃河,20多天行進約2000公里漂到鄭州》

  東方今報記者 周蘭/文圖

  作家畢淑敏曾經説過,夢想與現實,總有一個距離。那麼,從夢想到現實,究竟有多遠?是近在咫尺,還是遙不可及?在漂流者步凡看來,似乎有了答案。

  穿上救生衣,搭乘小舟(氣船),漂流於黃河之間,這是步凡多年來的夢想。6月20日,步凡從銀川出發,踏上了漂流黃河全程的征途。7月22日,步凡漂流大約2000公里行至鄭州,繼續向下遊漂流時,接受了大象新聞·東方今報記者的採訪。

  想去活水區域漂流,他將黃河定作目標

  步凡原名王海娃,老家在陝北革命老區,他出生時當地比較缺水,大家都要拉着毛驢跑很遠去拉水。也許是對生活的寄託,家人們給他取名海娃,希望其不再為吃水煩惱。

  正如名字那樣,步凡從小就喜歡水,一到夏天就跑到水坑裏泡着、游泳,為此,家人操了不少心。“我的父母不會游泳,所以他們比較反對我游泳,漂流就更不用説了。”

  長大後的步凡爬雪山、騎摩托去西藏、水上漂流。。。。。。只要是刺激的事兒,他都要去試試。也正是因為喜歡,步凡成了一名遊樂場所的工作人員,專門指導遊客玩漂流等水上項目。“家人想讓我找個固定工作,安安穩穩的,但是這並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做的一直是自由職業,都是自己喜歡的。”

  “我平時也會跟三五好友相約去景點漂流,但景點的水都是死水,沒有什麼挑戰性,所以一直想去活水區域漂流,黃河就成了我的目標和夢想。”

  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漂流,他準備了兩個多月

  今年上半年,由於疫情原因,步凡在家閒坐了將近兩個月,三月中下旬,步凡和朋友聊天時提起“漂流黃河”的想法,得到了朋友的大力支持。

  説幹就幹,步凡一刻也沒有停歇,從網上找漂流方面的專業人士,請教漂流經驗。“有些漂流經驗豐富或者漂流過黃河的人也很願意分享經驗,他們會告訴我哪個位置有激流,哪個地方激流危險係數較高等等。”步凡表示,他會把這些問題都標記在專業的地圖上,“瞭解的越多,真正遇到危險時,生存的希望就越大。”

  步凡表示,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漂流,經過兩個多月的準備,他感覺自己有足夠的把握,順利完成這次漂流黃河之旅。

  他將黃河全程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銀川到東營,主要是練體能,練基礎,“晉陝大峽谷黃河壺口段比較危險,其他相對來説都是比較平穩的”;第二階段青海到銀川才是真正的挑戰。“第一階段預計用一個半月,第二階段預計三個月左右。銀川為中間點,兩個階段的距離是一樣的,但是上游需要耗費的時間是下游的兩倍多。上游好多地方每走一步都要看看路,確定可以走,才能繼續再走。”

  此外,後援也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開車探路、拉物資、帳篷、衣服等等。李小軍與步凡是發小,平時也會一起玩漂流,得知好朋友有需要,他義不容辭和步凡一起踏上了漂流黃河之旅。“在平穩的地方,他告訴我從哪個位置過去更安全,遇到危險的地方,他要及時告訴我,我也要親自去查看情況。”

  黃河出現2020年第2號洪水,他依舊信心十足

  一邊漂流,一邊直播,身邊有小狗陪伴,岸上有好友守護,這讓步凡感覺十分愜意。

  他給小狗取名辣條,每次出門都會把它帶在身邊。“我自己比較喜歡自由,我希望我養的狗也能和我一樣自由,它現在一歲多了,跟我去過好多地方。”

  步凡雖不善言談,但説起漂流黃河,興致勃勃。

  “黃河咆哮送激流,洶湧澎湃入壺口。”從出發到現在已經過去30多天了,但第22天在壺口遇到的激流讓他記憶深刻。

  到達壺口時,水流湍急,網友都勸步凡“太危險了,不要下去”,後援也用對講機提醒他:“前面有大浪,很危險,趕緊靠岸。”

  聽到這個消息,步凡在距離壺口激流處大概500米的位置靠了岸,前往激流處查看了一個多小時,“看看具體從哪裏下去比較安全,如果下去一旦翻了,最嚴重能達到什麼程度,把這些事情都考慮周全之後再確定能不能下。”

  步凡坦言,從壺口下來確實很危險,但他覺得這些都在自己的把控之內,就算翻船了也不會有什麼事。考慮好這些,步凡決定,漂下來。

  “我走的路都是有把握的,沒有把握的我就不走了,我第二個階段要走的上游有好多地方和壺口一模一樣,很多漂流者都不敢走的,我可能也不會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去冒險。”步凡很理智地説。

  近日,記者瞭解到,受降雨影響,黃河蘭州以上來水持續增加,黃河蘭州水文站7月20日20時42分流量達到3000立方米每秒,出現黃河2020年第2號洪水。對此,步凡直言“這對我來説沒有壞處”。“洪水越大,流速越快,水流越平穩,流速快的話好多地方不容易擱淺,不然有時候走着走着就要拉着船走。”説到這,他露出微笑,沒有絲毫的懼怕情緒。

  明年,他計劃漂流長江上游

  7月19日,步凡從三門峽進入河南,靠岸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家燴麪館,吃一碗燴麪”,“一直都想嚐嚐了,這是第一次吃到本地的燴麪。”步凡笑稱,這也是自己第一次來河南。

  一路邊走邊看,離開喧鬧的都市,迴歸大自然,飽覽自然風光,這是步凡正在做的事,儘管父母一直在盡力反對,但是,妻子的包容和體諒成了他最大的動力。

  步凡的妻子劉穎表示,自己也很擔心,“我們才結婚不久,在他出發前我也很糾結到底要不要讓他去,但是看到他每天半夜不睡覺研究地圖、地形,想着路上會遇到的各種問題和解決方案,我覺得我應該支持他。”

  現在,劉穎一閒下來就會去看步凡的視頻、直播,視頻中步凡的笑容牽動着她的心,“他為了追求自己的夢想,所付出的努力、投入的精力讓我不忍心去阻止,所以我也願意支持他去做自己喜歡做的、有意義的事情,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

  “現在我的左手邊是河南省,右手邊是山東省。”7月23日,步凡再次出發,淳樸的笑容掛在臉上,小狗站在船頭朝前望去,他繼續向網友們解説。步凡表示,順利漂流完黃河全程,明年他將着手準備漂流長江上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