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一歲萌娃罹患兩種惡疾,父親高温天化身“傳單熊”掙錢救子》

  猛獁新聞·東方今報記者 朱久陽 萌友 馬丹丹/文圖視頻 見習編輯 崔瑞淵/剪輯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夏日的東莞,温度高達三四十攝氏度,趙素彬穿着他厚厚的卡通熊造型服裝帶着頭套,在街頭派發傳單。其間,他不時地會將頭套摘下用手擦拭臉上的汗水。。。。。。趙素彬稱,他每天要在街頭髮放近千張廣告單,每小時可以拿到15到30元不等的工錢。而這個工作,趙素彬已經做了幾個月。講到孩子的狀況和即將要支付的鉅額治療費,趙素彬滿臉無奈……

  圖為趙素彬扮演的玩偶熊在街頭派發傳單

  趙素彬來自河南省內黃縣亳城鄉趙高固村,起初,夫妻二人經營着一個不大的蔬菜超市,靠着勤勞與肯幹夫妻倆每天早出晚歸,日子雖不富足卻安穩踏實,2018年11月8日,小佳浩出生讓夫妻二人體會到了兒女雙全的滿足,同時孩子的降臨也給家裏增添了不少歡聲笑語,夫妻二人也愈發覺得日子過得充實而有奔頭,而這眼前的平靜與幸福並沒有按照夫妻倆預想的軌跡持續太久。

  圖為住院期間的小佳浩

  2019年5月份,剛滿半歲的小佳浩反覆低燒,精神不振,媽媽裴玲炎立即帶孩子到河南安陽市人民醫院進行檢查,本以為普通的小感冒,沒想到等來的結果猶如晴天霹靂讓夫妻倆措手不及:小佳浩被確診患有先天性心臟病以及嚴重的肺炎。當時,在重症監護室的小佳浩第一次離開媽媽,持續地咳嗽、哭鬧導致孩子聲音近乎沙啞,夫妻二人的心也是被緊緊地揪着。平日裏,夫妻倆只能通過護士拍攝的孩子的照片來了解孩子的情況,而每次看到照片裏的孩子滿臉淚痕、日益消瘦,夫妻倆也常常是淚流滿面。

  圖為住院期間的小佳浩和媽媽

  重症監護室裏苦熬半個月之後,小佳浩肺炎逐漸康復,夫妻倆則開始謀劃準備奔赴北京為孩子治療先天性心臟病。然而,這次出院只是暴風雨來臨前的短暫平靜,小佳浩出院回家第二天,又出現了高燒不退的情況,身體狀態急劇轉下,裴玲炎不得不把孩子再次送到醫院,裴玲炎稱,孩子前前後後六次進出重症監護室。

  圖為住院期間的小佳浩和媽媽

  “(孩子)疑似白血病,建議你們帶孩子去上級醫院檢查,”小佳浩做完血常規檢查之後醫生給出了這樣的建議。心懷僥倖的裴玲炎帶着小佳浩轉至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又一次住進了重症監護室後,小佳浩被確診為幼年型粒單核細胞白血病。夫妻倆抱着最後一絲幻想再次帶着孩子到天津血液病研究所進行再次檢查,結果和第一次相同。聽到結果後的裴玲炎直接跌坐在醫院地上。“當時感覺天塌了,不敢相信才半歲的兒子,同時患上兩種罕見的疾病。”裴玲炎對兒子確診時的一幕至今都記憶猶新。

  圖為小佳浩近期的診斷證明書

  “罕見白血病治癒難度本來就大,孩子太小了,就算血液病治好,心臟病也會要了孩子的命,還是回家好好陪陪孩子吧……”醫生當時的一番話讓夫妻倆近乎絕望。“即便有一點點希望,砸鍋賣鐵我也得救孩子,你看佳浩一次次的從ICU挺過來,咱們更不能放棄……”倔強的裴玲炎不肯放棄孩子。為了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夫妻倆將9歲的女兒寄養在其姑姑家裏,隨後帶着小佳浩開始四處求醫。

  圖為患病中的小佳浩

  終於,幸運眷顧了這個不幸的家庭:去年9月,小佳浩在北京兒童醫院進行了心臟手術,手術順利成功;在老家休養調理後於今年4月在東莞台心醫院進行“抗白”治療。目前,孩子的病情得到了暫時的穩定,但高額的治療費用又為這個家庭出了難題,前期治療先天性心臟病已經讓這個原本不富足的家庭債台高築,且治病期間,夫妻二人經營的蔬菜超市也被迫關門停業,家裏失去了唯一的收入來源。

  圖為下班後的趙素彬來不及更換衣服便趕往醫院

  如今,小佳浩在東莞台心醫院治療,面對後續的“抗白”治療,醫生給了先化療再移植的治療方案,而費用預估則需要50萬元左右,這個數字對於脆弱的家庭來説簡直是天文數字。村裏瞭解核實孩子的情況之後,為其辦理了低保。而為了給佳浩掙救命錢,趙素彬和妻子輪換着負責孩子的看護,夫妻一有空就出去做兼職、打零工。有時候實在錯不開時間的情況下,趙素彬外出期間也會把小佳浩帶在身邊。

  圖為趙素彬脱掉玩偶服之後,渾身佈滿汗水

  如今,趙素彬身兼數職,送外賣、送快遞、服務員、清潔工……凡是能夠掙錢的活他都願意幹。而得知“傳單熊”的工作時薪比其他的工種要高出幾塊錢,趙素彬便在酷暑中穿上厚厚的熊玩偶衣服,奔走於東莞的街頭,派出一張張救命傳單,於是才出現了文章開頭時的一幕。但對於眼前小佳浩的病情而言,趙素彬這點工資無疑是杯水車薪,每思及此,趙素彬臉上都會堆着愁容。